Discuz! Board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4|回复: 0

而后者则把一大部分豌豆和土豆都拨到了自己的盘子里

[复制链接]

12

主题

13

帖子

52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52
发表于 2019-12-2 18:56:1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“被纳叮肿了。可是穆迪道的罪不比你少,他什么也没说。”

  “呸!——对让人心烦的事惟一可以安慰的就是抱怨。唉,丛林!——该死的丛林!我多么希望能逃离这里。”那天天气非常暖和,下午,来了一位朋友令我大吃一惊。她是位老小姐,和一位从彼得伯勒来的克劳先生一起步行来拜访我们。那是一位年轻快活的农夫,穿着马裤和高统靴,刚从祖国来到这个国家,也想当然地以为自己会喜欢生活在丛林里。

  他个子矮小,是一个性情温和的活泼小男孩,有一张地地道道的盎格鲁一撒克逊人的脸——脸色红润,颧骨高耸,厚嘴唇,翘鼻子,像大多数小个子男人一样,讲话滔滔不绝,只为自己打算。他属于中等农民阶层,不管是外表还是举止,都很粗鲁。我刚为客人们准备好茶点,穆迪和马尔科姆就从地里回来了。马尔科姆一点儿也不掩饰自己,他本身就很坦率,坦率得近乎失礼。我看到他嘲弄地打量着穿戴整洁漂亮的小克劳,不动声色好奇地把他从头打量到脚。邻居曾送给我一些枫糖蜜,克劳先生害怕浓浓的糖浆会溅到他的褐色短外套上,就展开一条大手绢摊在膝盖上,又在下巴下塞了一条。我忍不住快要笑出声来,但还是尽量地忍住了——如果这小东西安安分分地坐着,我就能强压下想笑的欲望,可是我每跟他说一句话,他都条件反射似的跳起来向我鞠躬,嘴里还往往塞得满满的,不听话的糖浆就沿着他的腮帮子往下滴。

  马尔科姆正对着我和毫不知情的邻居坐着。他看到我正费劲地努力保持严肃,就决定要让我笑出声来。他偷偷走到我的椅子后面,在我耳边严肃得像一个法官似的说:“穆迪太太,一定是这东西馋得吉姆·克劳坐不住。”

  这句话逗得我赶紧从桌边跑开了。穆迪对我的失礼大为吃惊,而马尔科姆,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后,又说了一番话令事情更糟:“不知穆迪太太到底怎么了,今天下午她情绪异常激动。”

  土豆种下之后,种草莓、嫩豌豆、小土豆的时候又到了,马尔科姆仍是我家的常住户。他越来越懒,还加了不少故作姿态,令穆迪也对他非常反感,温和地暗示他该挪挪地方了。可是我们的客人充耳不闻。出于他自己清楚的原因,或许是他就喜欢跟人对着干,反正他看样子要顽固地留在我们家。

  为了开一块秋季休闲地,穆迪忙着清除灌木丛。马尔科姆大部分时间都呆在菜园子里,或者在房子周围闲逛。我准备了鳗鱼馅饼做晚餐,如果做得好的话,这决不会是一道令人难以下咽的菜。马尔科姆亲手洗了一些嫩豌豆,还有那个季节我们挖出的第一批嫩土豆,他孩子般高兴地盼着这顿盛宴。晚餐终于摆到了桌子上。蔬菜非常可口,馅饼看着也很好吃。

  穆迪就像平常一样大度地让马尔科姆,而后者则把一大部分豌豆和土豆都拨到了自己的盘子里。可是,真怪!我们的绅士开始对馅饼做出非常厌恶的表情。

  “真该死!”他叫道,深恶痛绝地将盘子推到一边,“这鳗鱼吃起来好像是在油里炖过似的,穆迪,你该教教你老婆做个好厨子。”

  穆迪热血上涌,我看到他眼里燃烧着愤怒之火。

  “如果你不喜欢为你准备的食物,先生,你尽可以离开饭桌,离开我的家,如果你愿意,我再也无法忍受你对穆迪太太的无礼,真是不知好歹。”

  马尔科姆迈着大步离开了惹他生气的人们,我想这下子我们肯定摆脱了他。尽管我们说他的话毫不过分,我还是对他感到抱歉。穆迪一边吃着饭,一边悄悄地说:“我想他不忍心忘掉这些美味的豌豆和土豆的。”

  接着他又到林子里干活去了,我洗完碟子,开始搅制黄油,因为我需要些黄油做茶点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周末兼职日结

GMT+8, 2019-12-12 20:06 , Processed in 0.072717 second(s), 18 queries 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